2015年6月18日 星期四

新聞/文章分享:嬰兒為何會被悶死(王兆慶托育政策催生聯盟發言人)





嬰兒為何會被悶死(王兆慶托育政策催生聯盟發言人

20150611

一周之內就爆出兩則托嬰趴睡窒息死的新聞,教人怎能不悲憤、怎能不恐懼?此刻實應務實檢討,揪出問題的結構性根源,台灣托嬰制度三大困境是托育人力篩選不足、謹慎意識訓練不足、私立托嬰中心過於血汗。
第一、我國保母養成制度的特性,向來是「有職訓、無遴選」。意思是,只要上完基本課程,就可以從事保母工作。就算加上證照考試,也考不出從業人員的動機和人格特質,例如是否草率、易疏忽、態度離譜。政府只做了最基本的把關,家長想要避免「所託非人」嗎?只能自行負責。殊不知,現代父母幾乎只生一個,一輩子就一次選擇托育的機會,鑑別力根本極為有限。
第二、托育人員的謹慎意識不足。就算政府一而再、再而三消耗大把力氣,全面強制保母和托嬰中心增設滅火、偵煙、消防逃生、限制樓層,「重硬體、輕軟體」的邏輯,卻完全無法回應多年來的嬰兒托育死亡成因。
以法學資料檢索系統查詢歷年法院裁判書,可知民國8810315年間,至少49次嚴重傷亡的托育事故,其中三大原因依序是:窒息、頭部撞擊、嬰兒搖晃症。細讀裁判書還可發現,半數以上案件一再出現保母「短暫獨留」,「逕自洗碗
睡覺聊天」等文字。換句話說,托育人員主觀上的錯誤行為(包括這一次,竟是用腳壓住幼兒遏止哭鬧!),才是害死小孩的關鍵。

環境不良造就悲劇

照顧靠的是「人」,而不是機械性的硬體。我國保母人力資源的養成制度,卻未能系統性養成「人」的專注力、謹慎度。投資在「軟體安全」和「硬體安全」的政策努力,前者少、後者多,根本不成比例。
第三、台灣托育機構以私立為大宗,雖有充分的市場競爭,卻沒有創造高品質的托育環境,反而形成「低薪、高工時、高流動率」的血汗世界。根據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的委託研究分析,私立托嬰中心的每日工時11小時,每月薪資中位數卻僅24000多元,連年終獎金的中位數也僅半個月而已!

不明就裡的家長付大筆費用給托育機構時,也許心想:「多花錢沒有關係,我一定要給孩子最好的!」殊不知,血汗就業環境下,托嬰服務品質能夠「好」到哪去?惡劣的勞動條件,是否易引發疏忽和虐待行為?同樣不是家長容易判斷的。

家庭若不能安心托育,就不能安心工作賺錢;不能安心工作賺錢,政府又怎能期待年輕男女安心生育?我們如果只想著老招,例如「教育家長自行選擇」、「提高立案登記硬體標準」、「增加機構評鑑訪視次數」……說穿了,恐怕只是「喝符水」式的公共政策,無法回應現實問題。趕緊對症下藥吧,我們不想每當出事才後悔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